繁体版 简体版
大奉打更人 > 历史军事 > > 090【火药桶】(为企鹅大佬加更)

又是数日过去,黄遵道答应了赵瀚的全部要求。

赵瀚也爽快得很,再次支付五百两银子。从钞关抢来的一千五百两,瞬间只剩三分之一,另外还剩着一箱半铜钱。

三人出门送银子,张铁牛继续看管钱财。

小红把小翠拉到一边,低声细语道:“公子怕是要做什么大事。”

小翠笑道:“公子做的本来就是大事。”

“不许叫出声来,”小红贴到她耳边说,“公子要害黄老爷,出了那么多本钱,肯定想把黄老爷弄死!”

“怎……”

小翠连忙捂嘴:“怎么可能,公子不是要跟黄老爷做生意吗?”

“公子怕不是什么富家子,”小红问道,“你见过哪个富家子,甘愿跟奴婢跪下磕头?”

小翠摇头道:“没有。莫说富家子,便是村中佃户,不看在老爷面上,也不会给咱们奴婢磕头。”

“就是这个道理,”小红说道,“我猜想啊,公子可能是强盗。”

小翠笑着说:“哪有这般俊俏的强盗。”

小红感觉跟小翠沟通很累,自顾自说道:“公子若做强盗,那我就去做强盗婆子。”

“你莫要乱说,公子哪会是强盗,做强盗被官老爷抓了要杀头的。”小翠有些害怕。

小红埋怨说:“你真笨呢,公子这两天,一直在打听村里的消息。哪家有田产,哪家有店铺,哪家跟哪家有过节,有的没的全让咱们说了。这不是强盗踩盘子么?”

“什么是踩盘子?”小翠问道。

“就是先打听清楚,到时候好下手,”小红告诫说,“你不准往外讲啊,可别坏了公子的好事。”

小翠连忙摇头:“不会,不会。”

小红突然开始幻想:“你说公子抢了财货,回到山寨里,会不会封咱们做压寨夫人?我比你大半岁,到那时候,我是大夫人,你是二夫人。”

“那可好咧,就怕公子看不上咱们。”小翠也笑起来。

小红问道:“你不怕被官府抓吗?”

“怕啊,不过公子聪明得很,肯定不会被官差抓到,”小翠用手托着腮帮子,歪着脑袋说,“这辈子,都是我给别人下跪,还头一次有人跟我跪。当时吓坏了,可回头却欢喜得很,做梦都能笑醒呢。”

小红似乎很懂,说道:“公子在收买人心。”

小翠问道:“咱们本就是公子的人,他收买人心作甚?”

小红熟络说:“笨蛋,公子不但要咱们的身子,还想要咱们的心呢。”

“你胡说,公子可不会骗咱们。”小翠生气道。

“被骗又怎的?”小红笑着说,“有男人愿意给我跪,还跟我磕那么多头,便是被骗了我也心甘情愿。不管他是土匪还是强盗,今后跟着他走便是。”

小翠喃喃道:“是啊,跟着他走便是了。”

做丫鬟的要求很低,不动辄打骂,给她们吃饱,就能让她们忠心耿耿。

赵瀚却说人人平等,没有良贱之分,还给她们下跪磕头。

这哪里招架得住?

那天晚上,两个少女整夜未睡,各自抱着枕头偷偷哭泣。

有人把她们当人看,是真心把她们当人,不是装出来哄骗的!

说得极端一些,哪天赵瀚遇到危险,小红和小翠肯定冲上去挡刀。

在古人看来,这就是收买人心。

战国名将吴起,麾下有士兵长了毒疮,吴起亲自为其吸痈。士兵的母亲听到消息,立即给儿子准备后事,哭着说:“丈夫已经为将军赴死,儿子怕也离死不远了。”

你对我好,我为你死!

……

赵瀚要做强盗吗?

已经有人把他当强盗了,而且人数还不少。

赵瀚来到黄家镇的第十六天,突然有上百佃户包围客栈。

一切的起因,是黄遵德被银子搞昏头,连续一千两银子砸出,后续还有无数银子等着进腰包。他立即答应赵瀚的要求,把征地面积加长加宽,许多耕地也包含在内。

而且,由于赵瀚催促工期,黄遵德也急着赚银子,直接逼迫佃户去平整石滩,逼着佃户进山砍树凿石。

春耕还没结束呢!

这是把佃户们往死里逼,万一耽误春耕,全家老小就没法过了。

因为赵瀚占用耕地,而惨遭夺佃的那些农民,率先开始在工地抱怨。其他佃户越想越气,他们不敢找黄老爷算账,于是就串联起来前往客栈。

只要赶走赵瀚,什么事情都解决了!

赵瀚站在楼上俯视众生,下面是无数高举劳动工具的佃农。他们群情激奋,嘴里吐出无数脏字,把赵瀚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。

“公子,”张铁牛提着斧头过来,“要不要我杀将出去,把这些混账全部赶走?”

赵瀚没好气道:“滚回去练字!”

“哦。”张铁牛挠挠头。

小红伸脖子望了一眼,低声说:“公子,我爹和大哥都在下边。”

“没事。”赵瀚笑道。

小红又说:“公子,等你抢了黄老爷,走的时候能不能分几两给我爹?”

赵瀚哈哈大笑:“放心,我不走。”

客栈门窗紧闭,客人纷纷躲藏到屋里,码头的商船也能走就走,生怕这些佃户会酿成民乱。

可笑的是,这间客栈是黄老爷的,闹事佃户们不敢强行攻打。

每过多久,黄遵道带着长子黄顺成、次子黄顺章,还有上百家奴一起来到客栈外。

“都要造反吗?”黄遵道大声怒斥。

一个佃户麻着胆子说:“黄老爷,你莫要被这外地人骗了,春耕可耽误不得。”

另一个佃户说:“乱石滩可以占,田地却占不得,那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。”

“放屁,”黄遵德大怒,指着那些佃户说,“快给我滚回河滩干活,谁再敢闹事就当即打死!”

在黄老爷看来,耽误春耕不算什么,无非饿死几个人,少收几石粮食。赵相公给足了银子,粮食不够去买便是,饿死佃户关自己屁事。

一个佃户饿死,无数佃户等着耕种,抢得越凶越好,还可以趁机提高田租。

至于占用了耕地,那更不算什么,只要货仓能搞起来,今后会有更多客商在黄家镇停留。

佃户们聚着不肯走,也不敢跟黄老爷动武,只能僵持在那里不知所措。

赵瀚突然在楼上喊道:“都是误会,黄老爷跟我都没有歹意,咱们有事坐下好好商量!”

“没得商量,你快快离开黄家镇!”一个佃户大吼。

黄遵道顿觉在赵瀚眼皮底下失了颜面,他怒火中烧道:“给我打!”

长子黄顺成,次子黄顺章,立即带着家奴杀出。

佃奴们不敢反抗,只得抱头鼠窜。

赵瀚对小红、小翠说:“看得仔细些,哪个被打伤便记下来。”

小红、小翠不知其意,只默记被打伤的佃户。

赵瀚的意思很简单,他不想再慢慢发展,必须尽快有一个根据地。

黄家镇就很不错,往西便是大山,而且这里阶级矛盾非常严重。

只不过迫于黄老爷淫威,佃农们不敢反抗,还缺一个火药桶来引爆。

一千两银子,足够做火药桶!

黄家人也没有真的下死手,轻伤无数,重伤全无,毕竟工地需要人手,打坏了怎么赚赵相公的银子?

……

夜里。

赵瀚带着陈茂生、小红、小翠,摸黑前往小红家里探望伤者。

敲门半天,终于打开。

“爹,是我!”小红连忙说。

由于光线黑暗,老农并没认出赵瀚,听到女儿说话,立即将他们放进屋内。

赵瀚突然塞一把铜钱过去,说道:“老丈,我便是那外地商人,我是来给你们赔礼道歉的。”

老农手里捏着铜钱,想要骂人却骂不出口,只愣在那里不说话。

赵瀚又说:“我给了黄老爷一千两银子,让他请人平整乱石滩。事先说好了的,每人每天工钱三十文,而且可以等春耕完了再动工。却不知,他怎就……唉……是我对不住你们。我一个外地人,也不好跟黄老爷对着干。你说是不是?”

“真的每天工钱三十文?”老农抓住了重点。

赵瀚说道:“我本想定五十文,可黄老爷说用不了恁多,只能降下来定三十文。你们慢慢养伤,我还得去拜访下一家。”

老农连忙说:“我送老爷走。”

“不用,不用,老丈先休息。”赵瀚拱手退出。

等他们离开,小红的爹娘和哥嫂,立即掌灯数钱,足足有两百文铜钱!

嫂嫂说道:“这位赵老爷是好人,半夜了还亲自来赔礼。”

大哥气愤道:“我刚才听清楚了,赵老爷是给了工钱的,他黄老爷每天只管两顿饭。还全是稀的,吃都吃不饱!”

“有甚法子,”老农叹息说,“在这黄家镇,黄老爷就是土皇帝。”

一夜之间,赵瀚探望了十七户伤者。

第二天。

河滩工地上,到处都在传工钱的事。

有佃户麻着胆子问工头:“六爷,这工钱怎算的?”

工头冷笑:“什么工钱?每天给你们吃两顿,还不知道好歹?”

那佃户愤愤离开,半上午吃饭时,对旁人说:“黄老爷把工钱都吞了,一文钱都不给咱们。”

“不给钱就算了,我家的田还没耕完,耽误了春耕今年咋办!”另一个佃户,说着说着就开始哭。

火药桶已经埋下,就差有人来点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