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大奉打更人 > 其他小说 > 怪物乐园 > 第1629章 初见掠夺者

战犷陷入了沉默。

葬天手里有袭击者的肢体,只要靠近肢体的本体就会立马生出感应,这一点是没办法作假的。

如果袭击者真的是战卓,只要跟葬天照面,就肯定会被认出来。

战犷倒不是想要包庇凶手,只是觉得葬天提出验证战卓的要求,让战神殿颜面上不太好看。

“如果袭击者不是他呢?”沉默了良久,战犷终于再度开口。

“我公开向战神殿道歉,并赔偿战卓本人一件道器。”葬天毫不犹豫道,显然在来之前,他就已经想好了说辞。

“但如果袭击者真的是他,我也希望战神殿给我,给死神镰一个公道。”葬天死死盯着战犷,等着他给出答复。

战犷思忖了片刻,还是点了头,“如果真的是他做的,我战神殿决不包庇。并且我们会全力协助死神镰,揪出那名屠戮了死神镰总部的家伙!”

“身为神域成员,对神域的合道者出手,本身就违背了神域公约。屠戮神域六星势力总部,这种行为更是神域公敌!”

“前辈高义!”葬天立马夸赞道。

“战卓如果真的有问题,我让他过来,他肯定会察觉到异常,很有可能会直接跑路。还是我带你们过去吧。”战犷想了想,喝了一口茶水,这才站起了身来。

林煌和葬天也连忙起身,跟着战犷离开了修炼室。

刚踏出修炼室的大门,战犷便大袖一挥召唤出了一个传送涡旋,带着两人迈步其中。

片刻过后,从传送涡旋中出来。

林煌三人直接来到了另一颗星球。

这是一颗枯寂的星球,林煌没有感应到任何生机,只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古殿。

战犷几步上前,便走到了大殿前,直接重拳敲响了古殿的大门。

“战卓,死神镰的葬天有点事情想找你问问。”

但敲了好一会,古殿的大门始终没有打开。

林煌和葬天对视了一眼,两人都觉得,战卓露面的可能性不大。

他大有可能会装作不在,避开这次会面。

然而战犷见敲了半天门没有回应,他便直接扯着嗓子吼出声来。

“战卓,今日我在这里,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将事情解释清楚。但今日你若避而不见,日后葬天他们找你麻烦,我战神殿可是不会再为你出面了。而且按照神域公约,战神殿也会和其他七星势力一起出面,参与对你的抓捕!”

林煌倒是没想到,战犷竟然能做到这一步。

原本他以为,战犷顶多将自己二人带到这里,之后战卓愿不愿意见,他是不会管的。毕竟战卓是他们战神殿自己人,哪怕无法在明面上徇私枉法,私下里放水不作为,自己和葬天也不好说什么。

但葬天似乎并不意外,显然他很了解战犷的性格。这也是为什么,他这次直接约了战犷见面,并将死神镰的事情和盘托出。

在战犷这番喊话过后,过了一会,古殿的大门终于开了。

“进来吧。”

一个声音从殿内传递出来。

林煌面无表情,但葬天眉头微皱。

战卓的这座古殿,明显是一件道器。

这样进去,就完全是对方的主场了。

战犷回头看了一眼葬天和林煌,似乎看出了葬天的犹豫,“放心吧,有我在呢。”

他话音落下,率先迈步进入了古殿。

葬天也没再犹豫,跟在战犷身后带着林煌迈入其中。

三人刚刚进入,古殿大门轰的一声自动关闭。

三人径直走到了大殿深处,看到了一名端坐于蒲团之上的青年男子。

这名男子容貌十分出众,面如冠玉,眸如星辰,有种卓尔不群之感。

林煌第一时间便瞥向了他的右手位置,是完好的。

这并不能说明问题,对主神来说,简单的肉身修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。但林煌那一刀截断的不止是对方的手掌,还有一部分道韵。如果是新生成的手掌,短时间内道韵的运转是不可能流畅的。

葬天和战犷显然也在第一时间都看向了他的手掌。

“我这几日正在闭关,两位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战卓甚至压根没有去问葬天身旁站着的林煌是谁。

林煌却感觉到,对方虽然没有看向自己,但刚才却用神念不动声色扫视了一下。

葬天上前一步,直接便开口道,“几日前,我合道的时候,出手偷袭我的人是你吗?!”

一旁的战犷听得眉头一挑,他没想到葬天这么直接。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战卓眼皮一挑,看向了葬天,神色颇为不悦,“你这样凭空构陷一位主神,就不考虑一下后果吗?”

“是吗?”葬天扭头冲着林煌点了点头,“东西拿出来吧。”

葬天话音刚落,林煌便将那只断手从储物空间里取了出来。

几乎在断手取出的瞬间,那只断手便剧烈挣扎起来,迫切的想要逃向战卓所在的方向。

却被林煌的数根念能丝线死死锁住,硬生生镇压了下来。

战犷见状眉头紧锁,虽然早就有了心理预期,觉得葬天找上门来不会是无的放矢。但眼前看到断掌明显就是战卓的,他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。

“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?”葬天面色冷冽地看向了战卓。

战卓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他也没有再继续装傻问那只手掌是什么,而是扭头看向了战犷,“你不该来的。”

“袭击合道者,是违背神域公约的恶劣行为!”战犷面色严肃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!”

“神域公约?”战卓嗤鼻一笑,“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,我为什么要去遵守?”

战卓彻底露出了本性,目光也终于落在了林煌身上。

“我倒是没想到,我们只是试探性的出手,竟然还真的钓出了你这条鱼来。”

听到这句话,林煌心头顿时一沉,“你是掠夺者?!”

战卓顿时笑了,“我刚刚还只是猜测,就这么简单试探了一句,没想到你自爆身份了。”

林煌眉头一皱。

只有穿越者才知道掠夺者的存在,自己刚才这句问话,完全暴露了自己是穿越者的事实。

“有两名主神为你陪葬,你此生也算不亏了。”战卓话音落下,袖口中暗中掐动的印诀已然发动。

大殿之中,一根根铜柱之上的浮雕宛若活过来般,一道道气息,强度竟然都是主神级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