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大奉打更人 > 玄幻魔法 > 我竟是个召唤兽 > 第444章:计划

“沈杰嘛?”对于自己额头上的汗水,肖晓根本没有擦拭的想法,他只是在那念叨着沈杰的名字,随后才无可奈何的向着一个方向跑去。

之前那个男子的话语,可不是什么简单的表面意思啊,说的是好奇沈杰,那不就是在告诉肖晓让他去将沈杰带过来吗?能在s城里卧底这么长时间还不被发现,肖晓的智商可想而知啦,他当然是能听出对方意思啦。

别看对方后面的表情重新展现出了笑容,但肖晓还是能清楚感觉到巨大威胁感的,那额头上的汗水便是因为这个原因出现的,肖晓很清楚,要是没有办到对方的要求,那后面自己迎接的可就不是休息的结果了,这里所说的休息,可不是单纯的休息啊,而是他辛苦了这么多年做卧底的结果,所有功劳全部清空,这可比要了他老命还要让人难受啊。

沈杰这个人,肖晓可是清楚他在那里的,不过之前因为血族的问题,他一直都没有对沈杰下手,但现在不同了,他是必须去对沈杰下手了,不然那后果可是能让肖晓崩溃的,深吸了一口气,肖晓目光变的异常坚决的就向着血族的那栋大楼赶了过去。

这之中其实吧也是巧,肖晓在之前才刚刚被那男子从区别大楼内带了出来,原本就是准备让肖晓将s城里的情况告知他的,可还不等肖晓进行说明,这边常玲就遇上了这几个人,而对于常玲和血荣有深刻印象的这位在看到他们二人后,当然就是首先注意他们了,以至于肖晓要做的汇报直接被退后了,接下来就是刚刚发生了那一幕了,常玲都已经把人员分配好,杀向另外两个做事的堕落者强者了,他当然就没有时间去听肖晓说明情况啦,因此沈杰的位置这人根本就不清楚,如果他再早点把肖晓带出来,那估计现在沈杰和蓝欣都已经被这人给拿下了,反正就是这时间点卡极其的巧合,除了用巧合来形容以外,也没有什么别的词汇能进行形容了。

肖晓这边的事我们先放到一边,现在还是先来看看这先行离开了的那位男子吧,他和肖晓说话的时候的确是带有几分威胁的成分,不过那轻松的状态还是实打实存在的,面对常玲他们这几个人,他还真是没有出现什么紧张的情绪,整个移动的过程,速度都没有提到他最快的程度,并且在移动的过程中他就已经将需要安排的事全给安排好了。

“三个对三个,也是有强弱之分的,你们分这么远,可也是我们的机会,不知道能干掉几个哈,还真是期待呀。”男子对于四个八十级阶段的人,可没有任何的强攻想法,不过对于三个嘛那可就不一样了,之前的三对三是因为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,所以他们的第一选择是撤,但是现在嘛,很多东西都已经在前面的时间里进行了一定的处理,而且现在先手是在他们手中掌握着的,选择一个好的位置来动手那就不是他们需要估计什么了。

事情的发展就这样在常玲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着,不过常玲这边就算到最后,也是不会遇到任何事的,原本想要针对的那个斩杀了几名七十级人员的堕落者强者,等到了位置后,也是早已经人去楼空,除了这看起来带着凄惨的场面以外,这里剩下的也就只有伤员了。

“对方应该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发现我们了。”这种扑空那就是在间接的说明,他们的行动是早已经被发现了。

“玲大人,我们现在该做什么!”从来到这个位置开始,那个负责这片区域的人就已经前去实施起了救援,死人是没办法救了,可是那些伤员还是需要有人去救助的,因此现在站在常玲旁边的人就还剩下血荣了。

血荣的询问并没有马上就得到常玲的回复,看着那正用最快速度进行救援的人,常玲已经陷入到了自己的思考之中,而让常玲显然思考的原因就是这片区域的损伤程度啦,现在这里的损失明显要小于常玲的估计,这种情况对于那位负责这里的人来说可能是好事,但是在常玲这边,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,在常玲看来这种情况就是不正常的状态。

按照常玲的想法,对方能知晓他们这边的行动情况,那肯定是必然的,他们会扑空也是有着某种绝对性的,但是这种情况之下,对方要是只想着要躲开他们的话,那必然是会将伤害拉到最大话的,毕竟他们进城就是为了削弱城内的实力,对于这一个看法常玲可是坚信自己的设想是对的,没办法这几个堕落者强者的行为就是在说明这一点,可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里的伤亡居然大大的小于了自己的设想,那怎么可能正常。

其实现在这个情况常玲也是能判断出对方是因为提前离开,才造成这个现象的,可是为什么对方会放弃这将伤害最大化的时机提前离开,这就让常玲一时之间有些想不明白了。

能放弃这种削弱实力的机会,那无疑就是在说有更需要他们去做的事在等着他们,可现在这个情况下,又有什么会比这种削弱实力的事更重要的事咧?

随着常玲的思维转到这里,一个想法便忽然从常玲的思维中冒了出来,在躲着八十级人员的情况下,他们能杀的也就是六七十级的人员,而能比弄死这些六七十级的人员更重要的事,那就只能是弄死八十级的强者了,一个八十级的人员可是足够顶上十个甚至几十个七十级人员的。

有了这个想法后,常玲很快就开始判断和分析起了今天和她交过手的那堕落者强者了,最后就是进行对比了。

“和你交过手的人,当时确定是没有使用全力吗?”为了确定自己的思考,常玲这边再次询问起了血荣。

“的确是这样的,从他悠闲的状态来看,我可以肯定他必然是没有尽全力的。”

“我们现在就赶过去。”得到血荣的再次肯定后,常玲的眉头顿时皱到了一起,然后迅速的开始了安排。

对于常玲的话虽然血荣有些摸不到头脑,但在执行的方面他可是不打任何折扣的。